神秘失踪

飞兔中文网 27 0

  “湘东七日游?”元珍和古溪瞪大眼睛,异口同声。

  俞其仁点点头,不紧不慢地说:“你们知道,我本是湘东人,解放战争时先人逃难到湘东一僻远小山村,靠近江西井岗山,那里由于人烟罕至,至今仍然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刚好你们俩都有半个月的假期,去那里转转,感受真实的大自然,如何?”

  “感受真实的大自然?”古溪用手托着头,有些不屑。

  俞其仁瞅了她一眼,接着说:“你们现在要去的这地方,名叫八虎塘村,是个迄今为止我所见过到的最为原始的村落,野鸡在山间唱歌,时常也有野猪出没,野生白鹭悠详地飞翔在田地间……那是个真实的世外田园。村子很大,方园几百里都是八虎塘的领地,战乱时期,那儿曾是土匪扎窝的地方,如今,那里的村民已经非常少了。”

  古溪怏怏地说:“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我才没兴趣。还不如让我到迪斯尼公园去逛逛。”

  俞其仁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他的视线,停在沉默的元珍身上。“元珍,你也没兴趣吗?”俞其仁问。

  元珍的心飘到很远,她不知道俞院长为什么要在古泉快回国的时候,赶她们俩个到那么一个不知所以然的地方去,凭直觉,俞院长对这件事有些急不可耐。她静静地注视着俞其仁,冷静地说:“院长,现在正是夏季,大热天的,那山窝窝里真的如你所说的话,会不会满地虫子蛇之类的,说实话,我也不怎么去想。”

  俞其仁没想到这女孩这么直接,他干咳了声,从抽屉里抽出一叠旧报纸,,随意地扔在桌上,又望望两个女孩子。转身往门的方向走去,“我希望你们好好考虑,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如果你们想通了,我保证,这将是你们人生中永难忘记的一次旅行。”在关上门之前他这样说,话刚落音,门就砰地关上了。

  古溪冲着门的方向摆了个鬼脸,嘟着嘴望着元珍自言自语:“这俞院长,怎么回事嘛,好像一定要我们去那么一个破山窝去,好好的一个暑假,难道就这样打发掉?”

  元珍没说话,她起身绕到俞院长的桌上,捡起他刚从抽屉里拿出的那叠旧报纸,上面的一则寻人启事引起了她的注意:……7月10日,元志教授夫妇等七人,于参加了一个名为“湘东七日游”的旅游团后,神秘失踪,其特征……上面贴着元志和李惠等七人的照片,元志和李惠,正是元珍的父母,在元珍8岁时,双双失踪。后来,俞其仁从孤儿院里把她领养过来。

  元珍、古溪和古泉都是俞其仁的收养的孩子,俞其仁是元志的关门弟子,他去孤儿院领养元珍时看见古泉和古溪兄妹俩,便一同领养了过来,很奇怪的是,三个孩子除了古泉,对他基本没有特别深的感情。俞其仁终身未娶。

  元珍盯着那份报纸,上面的日期正是17年前,保姆把她送去孤儿院的那天。

  那一天,孤儿院时的阿姨告诉她,从此以后这里就是她的家之后,她的整个世界都变成灰色的了。成年后,她查了很多资料,根本就没有一家旅游社有“湘东七日游”这样的活动,父母和其它几个人,是自已组织去的。

  元珍捧着报纸,像是要把每个字都吞进肚子里去一样,嘴唇都变成了青色的。

  古溪好奇地走过来,看了下元珍又看了下报纸,她的眼睛也瞪大了——“古道远——他是我爸爸!”古溪惊奇地喊出来。

  元珍庄重地凝视着古溪,一字一顿:“古溪,这是个阴谋,元志、李惠是我的爸爸和妈妈,古道远,是你的爸爸,”她指着报纸上的照片说,“他们同时参加了一个名为湘东七日游的旅游团,却从此从人间消失,而我们三个同时成为孤儿。这背后,一定是个不为人知的大阴谋。”

  古溪瞪着眼睛望着她。

  元珍双手撑在桌子上,双眼放光:“这是个大阴谋,我一定要查出来。”古溪盯着她的脸,坚决地说:“好,我们一定要查明事实真相。这个湘东七日游,我参加!”

  元珍握着古溪的手,慢慢地说:“这里有个天大的阴谋,院长他一定知道其中的秘密。小溪,你知道吗?我有种奇怪的预感,有人要我们死在这个湘东七日游里,而这个人,不是别人,很可能就是养育我们的俞院长!也许我们的下场跟我们的父母一样,人间消失。但是,我们没有退路,你明白吗?”

  古溪点点头:“我不管什么阴谋不阴谋,我只想查明我的爸爸他到底是生是死,身在何处。珍姐,我们去吧,参加这个湘东七日游。”

  俞其仁推开门,两个女孩子正捧着报纸。他牵动了一下嘴角,在沙发上坐下,漫不经心地点了支烟,透过烟雾,他看见两个女孩子疑问的眼神。忽然他笑了,笑得有点无耻。

  “你们看了报纸?”他问,并不看她们。

  元珍:“是的,这则寻人启事是你登的?”

  俞其仁吐了口烟:“嗯,是我登的,古道远和元志都是我的老师,我很敬重他们。”

  元珍和古溪对视一眼,接着问:“那个湘东七日游的节日也是你安排的,就像这次一样?”

  俞其仁愣了好一会,转过头,正色说:“不是我安排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湘东七日游,是他们出事后,元家的保姆找到了我,我才知道。他们的失踪跟我没关系。”他又吸了口烟,弹掉手上的烟灰,他接着悠悠地说:“这次的旅游是我安排的。你们都长大了,元珍25岁了,小溪也22岁了,是该了解你们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了。我想,凭你们的智慧,也许可以在旅游中找到他们失踪的原因。”

  元珍冷冷地头号:“你没见到他们的尸体,怎么知道他们已经死了?”

  俞其仁愣住了,他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他站起来,头也不回:“我话就说到这里,去的话,我现在就去安排人送你们过去。不去也好……”

  “去,当然要去,如果我的父母是被人谋杀的,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元珍掷地有声地说。

  俞其仁叹了口气,冷冷地说:“那好,你们马上准备出发吧。下午四点,在医院门口集合。”他头也不回地又出门去了。

  盯着他的背影,元珍异常坚决。“珍姐,我们真的现在就去吗?我哥下个星期就回家了,要不要等他?”古溪小声问。

  元珍望着古溪,深深地叹口气:“小溪,你还不知道吗?院长就是想在你哥回家之前把我们俩支使出去,我虽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你哥是不知道这回事的,院长也不会让他知道。院长这次的目标是我们俩个,不是你哥,这次,我们不能等你哥来,你也不小了,该自立了。”

  古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元珍又叹了口气,眉头锁紧了,她不明白,院长到底要把她他怎么样,但是他没对古泉下手,她应该可以留下点什么给古泉。

  爸爸妈妈,我就要来找你们了,是死是活,我们一家人总算能有团聚的一天了。元珍的心满是悲哀,泪水悄悄地滑过了脸庞。

标签: 神秘失踪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