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微生尽恋人间乐 只有襄王忆梦中

飞兔中文网 15 0

霍金:微生尽恋人间乐  只有襄王忆梦中 第1张

  今天霍金死了,许多人在蹭热点,知与不知,甚至量子力学与黑洞理论甚至爱因斯坦广狭相对论大概讲什么都茫然的,也要纪念,这说明,人,总是力争上游的,哪怕附庸风雅或故作沉痛,也值得鼓励。

  前两年,易中天有篇文章,仿佛是【劝君莫谈陈寅恪】——也是这个意思,陈寅恪的文章一篇没读过,也一天到晚柳如是外带独立思想自由精神,反正口头禅。

  又有一天,有人问我,春,聂圣哲这人你如何看。我一笑,这么看:高级文盲外带低级骗子——或至少有骗子的嫌疑。说他文盲是这年头凡讲成功学的大多文盲,因为成功无学。讲成功学还谈教育的,就更是文盲到了极致,因为教育的意义从来不是为了走向成功,若是,这世上就不会有爱因斯坦了,或者霍金。霍金真正牛叉的,是他的身残志坚,那个症毁了他全部的青春,但是他用自己的一生来让所谓人类的精神与尊严有了可依凭的根据,与典型,这就值得纪念。

  我以前院子里也有一个人,很小就史铁生了,比史铁生还史铁生,出门坐轮椅,前面还搭连了一个搁脚的凳子,连接组合成一架让他可以斜躺着的机器,全身的肌肉看上去都萎缩了,头偏着像个智商低于五十的白痴——还颤抖。

  就是这么一个人,自小学起就在家里读书。什么书都读。家里还为他的藏书编了一个书目,我少不更事时为了讨母亲欢心,有一次也让母亲到他家里借过书,这事让我感动,尤其自己好好的,没病没痛的,跟人家比起来精神上还有点差距。

  又有一次我让妹妹到他家里借书时,问他,你喜欢唐诗吗?我妹妹那时刚刚读了点李清照,又听老师讲了刘勰的《文心雕龙》,又觉得李商隐是才子,于是有此一问。

  他说,很喜欢,尤其是李商隐。

  这就对了,李商隐曰过,微生尽恋人间乐,只有襄王忆梦中。

  李义山的这两句,既是那个人的写照,也是霍金的传神,或传出了霍金的神韵:世人似乎总是浑浑噩噩的活着,我呢,没办法,只能瞩目于无限浩瀚的宇宙与星空,那里有我的梦。

  至于聂圣哲为什么是骗子或又骗子的嫌疑,参见方舟子在2013年的一篇“揭露”他的博文,题目叫【从聂圣哲冒充我的老师说起】.......

  李商隐还有两句我喜欢的诗,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很有禅意。也是人生。简单来说意思就是,当你活过一生后,临死前你或许会发觉,所谓的爱与所谓的憎,到头来,都是尘烟,人生真正的意义或许就只是.........

  我是梦中传彩笔,欲书花叶寄朝云。

  霍金已逝,愿明天,我们奔向属于我们自己的美丽,否则,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标签: 霍金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