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之死

飞兔中文网 17 0

  有人说霍金一生就做了两件事:

  一,1988年出版了"时间简史"

  二,让人们读懂它。

  煮酒君今天想说的是玄学,霍老爷子为什么能活到76岁。

  在煮酒君很小的时候,就有人跟我讲,算卦的不是瞎子就是瘸子,尤其是真正算的准的人,他们泄露了天机,受到惩罚。

  严重的,可能会被老天收回去。

  就像黑客帝国里的异常程序被回收。

  小的时候,煮酒君将信将疑。

  被九年义务教育洗礼期间,对这种想法那当然是拒绝的。

  而后来接受社会大学的再教育后,煮酒君发现脑回路不够用了。

  有那么一批大拿,洞悉了世界的规律,之后知行合一,把它学以致用了,之后英年早逝。

  炒股的人,尤其是老股民,没几个不知道缠师的。

  炒股这事儿,对于不用内幕炒股的人来说,就是研究过去的走势,预测未来的走势。

  缠师如果只是炒股厉害,那也只是众多牛逼操盘手的一员。

  他在时事政治也有很多研究,而且他还写了出来。

  以下,是2006年写下的东西,大家感受下:

  但在该文中,有些最基本的观点并不随着形势的改变而改变。这些最基本的观点,本ID都收集在“民族复兴周期与世界经济周期历史性共振下的国家地缘与货币战略”中,主要包括:“资本主义经济循环中其总体饱和度和人口关系存在类似电子轨道量子化般5倍递增的结构。1000万和5000万人口在中古和近代是完成所谓强国的两个基本人口数量。在大不列颠王国以5000万数量级别完成其霸业后,美国和苏联在2亿5千万级别完成了它们的历史表演,而下一个级别就是12亿5千万级别,目前世界各经济体之间的联盟是为资本全球化12亿5千万级别的竞争储备力量。

  1929年,英德老的5千万级别主导循环结束,美苏2亿5千万级别主导循环开始;这个90年的循环在一半1974年形成了石油危机的中型调整,美苏这两个不同类型的资本主义之间的同级别竞争以美国的胜利结束;该循环的高点已经在2000年出现,下面面临的巨大调整将在2019年达到如1929年般惨烈的程度,从而宣布该级别的结束,12亿5千万级别世界经济大循环周期的开始。”

  对于中国的现实来说,最根本的问题在于如何把自己从12亿5千万级别世界经济大循环周期的有力竞争者变成最终的胜利者。这里有一个问题必须说明:站在美国主导的角度,2000年的网络热潮所造就的世界性高点,从本质上就是这轮90年大循环的高点。这有点类似股票市场里,大龙头的引导潜力开始衰竭,其实就是市场开始转折的起点。当然,市场还会继续创新高,但轮炒三线的新高,往往不过是在导演最后的冲刺。2000年,是美国盛极而衰的开始,也是这轮90年经济大循环大龙头盛极而衰的开始,意义深远。

  2000年以后,整个世界经济大格局用一句概括就是:寻找新龙头。注意,老龙头通过休整后,也可以继续充当新一轮行情的龙头,这也是美国其后所有动作的最根本意义所在。站在这个高度上,任何其后的资金分流现象,如果真的以为是资金已经找到新龙头,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只不过是轮炒而已,对于一轮行情的尾声,是不存在所谓新龙头的。

  由于2005年7月的人民币升值,使得美国经济度过短线的难关,从而使得“美国经济将在今后一两年的平台整理后进入更具杀伤力的下跌,而这下跌只是更大级别下跌的前奏。”前半句话需要修改,相应走势变成不从这个平台直接下跌,而是向上突破形成多头陷阱,这个多头陷阱目前依然在制造之中,在最极端的意义上,最疯狂的走势还没有出现。2008年是1997年与2019年的一半位置,其前后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时间之窗。但其后半句无须修改,多头陷阱的上升以及其后的下跌也不过是更大级别下跌的前奏,这个毁灭性的下跌将在2019年前后达到最高潮。

  新龙头的最终确立,必然是2019年毁灭性下跌后的一个事件,这一点都毫无疑问也无须更改。如果本ID是美国战略的策划者,本ID就按这样的根本思路来展开:诱多。用更明确的语言,就是把一切可能成为新龙头的都消灭在一个多头陷阱之中,从中调整好自身的结构,为自己最终能继续霸居龙头位置而布局。注意,这里的消灭不是真正意义的消灭,而是在一个多头陷阱中达到控制的目的,使得一切可能成为新龙头的可能最终都控制在美国手里。站在长线大思路上,这就是美国人必然采取也正在采取的策略,今后10几年,政治、经济斗争将日益惨烈,当然,这一切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以一种和平甚至平和的方式进行,而真正洋流在海平面下。

  目前美国在各地的军事行为,不过是最终为其龙头地位的再确立而服务的。站在美国的角度,在伊拉克的戏已经达到了最大利益了,从中抽身退居幕后操纵是最好的选择。如果美国不这样干,则是一步错棋,其他龙头竞争者将有更大的机会。但从美国惯常的操作水平看,这样的错棋是不大会发生的,逐步从伊拉克抽身退居幕后操纵是今后两三年美国的主基调。911以及阿富汗、伊拉克等,对于美国的最大历史贡献在于,2000年大顶所带来的历史性压力被因此而化解了,而中国的入世以及人民币的最终升值,使得美国成为新世纪的最大赢家,美国在新龙头的竞争中取得了比2003年本ID所写文章时更有利的位置。除非美国在伊拉克等问题上出现恋战等巨大失误,否则这种有利位置暂时还无法改变。

  能对美国的位置进行最有力挑战的,目前来看还是中国。虽然2005年使得第一类买点失去了,中国还有一个第二类买点可以等待,如果能抓住,事情还不算太糟。所谓龙头,简单说就是发动机、就是经济旋涡中那最重要的旋涡。所谓两个龙头之类的事情,从最终上看是不可能存在的。例如上世纪的苏美两大龙头的竞争,最后也以一大龙头的胜利而结束。因此2019年后,不排除依然出现一段时间的两大龙头局面,但这最终将会改变。当然,由于12亿五千万级别中,世界很有可能裂成地壳板块运动的模式,其龙头与非龙头之间的关系会出现很多新的特点,这不是本文讨论的问题,暂且不说。

  中国最大的优势在于人口消费化以及资产虚拟化程度低。本ID早就说过,毛最大的功绩就是让中国成为一个10几亿人的国家,而长期计划经济的环境,使得中国资产虚拟化程度一直保持在最低水平,这就构成了中国崛起的两大支柱。其实,现代经济发展的秘密十分简单,就是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当然,受垃圾经济学影响的人是不会接受本ID这个观点的,但本ID还是要宣告现代经济增长的缠中说禅定律:现代经济增长的动力在于人口消费化与资产虚拟化。

  目前以长江流域为中轴,华北、华南为两翼的战略是和所谓的韬光养晦、消气外交相配合的,不可能有大的作为,隐藏着极大的危险。从长期的角度,应以环渤海湾地区、珠江三角洲地区、秦川地区建构大的战略三角。以珠江三角洲地区为起点打通东南亚一线,以秦川地区为起点沿原丝绸之路打通中西亚一线,两者构成对印度的双线钳制。以环渤海湾地区为起点打通东北亚一线,抑制日本和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中国以这个大三角的为基础将逐步成为亚洲之王,其领土(或附庸性质的影响)应该从乌拉尔山往东直到大海与美洲对望,从北冰洋直到太平洋俯视澳洲,形成世界的中轴,让欧洲和美洲成为其两翼。

  然而,就这么一位牛逼的人物,正直中年,得癌症死了。

  当然,还有前段时间被大家翻出来的周期天王,周金涛,中信建投首席经济学家,2007年成功预测次贷危机,2013年提出房地产周期拐点,2015年成功预测了全球资产价格动荡,并在2015年11月预言中国经济将于2016年一季度触底。

  还有关于他神乎其神的25个预言。

  就这么为牛逼人物,也年纪轻轻(44岁),得癌症死了。

  还有一位,大家都熟悉的乔帮主,56岁,也死了。

  讲乔帮主是因为,至少煮酒君相信,他是提前别人一步(或者很多步),想到了一些东西,当然他并没有大肆的宣传他的想法让人知道,而是直接把它做了出来,让人们用上了苹果手机。

  讲了这么多,回归正题,霍老爷子活到76岁,也算寿终正寝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太笨,没几个真的读懂了时间简史。

标签: 霍金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