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敢问路在何方? 无人驾驶车的“乱战”江湖

飞兔中文网 17 0

  (本文系紫金财经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时势造英雄,一场疫情,让无人车C位出道!

  认真喷洒消毒液的无人消毒车,大眼睛的无人驾驶扫地车,一肚子货物的无人送货车,点到点的无人快递车……

  然而在其中,能载人的无人驾驶车却不上不下,有些尴尬!

  尽管日本巨头软银手握21亿人民币,在疫情尚未结束之际,就迫不及待地,想投资滴滴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但国内市场真正的巨头们,都将目光短暂地移往别处。

  与人们心中描绘的图景和认知不同,无人驾驶汽车的关键,并不在汽车厂商手中。正如能否上网的关键不在于电脑品牌一样,自动驾驶领域的引领者,反而是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方面,比如有着多年积累的中国移动和百度。

  但此时,出身名门的移动5G无人驾驶车,已经躺在展示厅内超过700天;百度的代表作阿波龙,在疫情期间只能送送盒饭。

  “无人驾驶车还有很多问题要突破。比如,如果要安全载人,道路、信号、系统等,方方面面都必须搭建在智能的平台上,同时,需要大量传感器保证安全。”中国移动的一位技术人士表示。

  一个例子是,近期被美国叫停的自动驾驶公交车项目,就是因为忽然刹车,导致人员受伤。

  不过,技术的问题不会一直是问题。在新基建的大潮下,智能驾驶行业对无人驾驶车充满了信心。尤其是3月9日,我国“自动驾驶分级标准”正式出炉,以及近期,深圳计划出台的扶植政策,都被视为一个信号。

  发令枪响,大量新玩家正在进场。紫金财经通过天眼查发现,1年之内,有476家公司踏入了无人驾驶车的开发浪潮中,占了总数的20%!

  而大量玩家的涌入,势必会将原本的“蛋糕”重新瓜分。无人驾驶汽车刚刚走过春秋时期,就迎来了战国时代。

  序幕正在拉开!

  熄火的无人驾驶

  各司其职的无人车们,在这个特殊的冬天“火出了圈”。

  但与此同时,中国移动5G无人驾驶汽车,却“熄火”了!

  这个在5G尚未普及之时,就完成一系列高难度测试的“先驱者”,背景雄厚。2018年,中国移动为其成立了中移智行,专门发力于智慧公路、自动驾驶、飞联网等智能大交通领域。甫一成立,各大车企就纷纷发来合作邀请。

  不仅如此,财大气粗的中国移动还在北京房山建了一条路,专门用来测试5G无人驾驶车,甚至还建立了5G自动驾驶联盟。

  但接下来,中国移动很快就转向了研究领域。两年来,5G无人驾驶汽车一直躺在移动的展示厅内,每个参观者都能听到它的高光故事,但很少有人看到它再次上路的风姿。

  这与高调的阿波龙截然不同。

  早在前两年,圆滚滚的阿波龙无人小巴士,就已经在雄安市民中心C位出道。每次晃晃悠悠在其中行驶的时候,都会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举起手机拍照的、冲到车前“逼停”它的人们络绎不绝。

  2018年,阿波龙开始量产。百度当家人李彦宏亲自宣布了这一消息。量产后的阿波龙,投入到了多个园区中,并销往日本,实现了我国自动驾驶电动车的首次“出海”,成为无人驾驶汽车中的super star。

  不过,载人无人车并没有就此走向巅峰。

  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百度无人驾驶车花了不到两年,就实现了城市、环路及高速道路混合路况下的全自动驾驶,测试时最高速度达到100公里/小时,创造了国内的第一次。

  但7年后的现在,无人驾驶汽车仍然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疫情期间,阿波龙最为出彩的高光时刻,是其被改为“无人送餐车”,单趟配送400余份餐盒,变身“送餐王者”。

  而同一时间,它的兄弟,非载人的新石器阿波龙,却承担起了小汤山的消毒、杀菌工作,奋斗在了第一线。

  同样,中国移动最终破局的,也与无人驾驶车无关,而是“移动5G蜗小白”新一代无人驾驶清扫车,以及带着观众在武大赏樱的5G+4K+AI无人直播车。

  “移动5G蜗小白所代表的环卫应用场景,是最可能实现无人驾驶技术批量落地的应用。”中移智行总经理黄刚说。

  载人的车更难突破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国内首条自动驾驶商用运营线路,在武汉CBD中央商务区落地。但时至今日,这条线路上的无人驾驶公交车仍然没有就位。

  尴尬的现状,也从侧面说明了无人驾驶车的难度和困境。

  近日宣布停业的无人驾驶公司Starsky Robotics更说明了这种尴尬。尽管还在盈利,但由于AI技术没有突破、无法带来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最终导致无人驾驶卡车成为泡影。也正因为这样,投资者们的投资热情也大幅下降了。

  一方面,5G势必会加速自动驾驶汽车的到来,这是未来的趋势;另一方面,和其他无人车相比,载人的无人驾驶车涉及到更多方面,投入更大,时间更多,不确定性也更多。

  在中国移动人士看来,真正的无人驾驶汽车,应该是能适应各种复杂路况的。你得让人类放心的把驾驶工作交给它,而它百分之百不能出错。

  而要实现这样的效果,仅仅发力在车子本身是远远不够的。“无人驾驶汽车,必须要做到车路协同,要有强大的网、聪明的路、智慧的车,才能真正实现。目前几乎没有能匹配的路。”业内人士说。

  事实上,道路的成本要远远高于车,比如,路上要有雷达、高清摄像头、传感器,还有地下线圈、道路的无线充电设备等,使得行人、自行车、汽车都成为传感物体,即使没有红绿灯也不会发生交通事故。

  但目前,所有企业都在“车”上发力。在这种情况下,能安全载人的无人车是很难造出来的。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的无人车,只是做到了车辆的智能化,但距离全城没有红绿灯,所有车辆随便跑,交通事故零发生’的车路协同,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

  乱战频仍,人才流失

  尴尬的无人驾驶车,背后却暗流涌动。

  一提到无人驾驶,百度注定是绕不开的。从2013年就开始入局的百度,甚至比国外的一些科技巨头还要早。更重要的是,百度在无人车上下了血本,技术也更成熟一些。

  事实上,大多数的汽车厂商在软件、算法、互联网内容等技术和服务层面都缺乏经验,难以研发出一套自己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只能依赖百度、中国移动这样的巨头来解决这一问题。

  在5G商用之前,这几乎是一个单选项。

  而百度也是野心勃勃。2017年百度推出Apollo(阿波罗)计划,宣称开放自动驾驶平台,将各大汽车厂、供应商、无人驾驶公司、出行服务运营商等统统纳入合作伙伴之中。

  简单来说,Apollo是百度做出的“汽车领域的安卓系统”,为汽车厂商提供一套完整的软硬件和服务的解决方案,包括车辆平台、硬件平台、软件平台、云端数据服务等四大部分。无论是什么汽车厂商,都可以直接对接这套系统,来无缝对接智能交通方案,为自动驾驶相关技术寻找更多的落地方向。

  不过,难度也很大,百度的霸主之路并不顺畅。

  毕竟,在世界范围内,跨国公司多数与国际巨头联合,甚至共同搭建测试车队;而站在百度这边的,几乎均是国内汽车厂商。

  即使是国内厂商,也并非没有选择。中国移动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5G自动驾驶联盟单位增至141家,选择项越来越多。

  事实上,被无人驾驶行业吸引而来的投资人,不乏国际大企业,比如一级供应商巨头博世、芯片巨头ARM、以及中金等资金实力雄厚的巨头。德尔福、博世甚至已经做出了成套的软/硬件方案。

  同时,以车企和垂直领域创业公司为代表的潜力选手,也在加速进场。从百度流失的人才,为这些“种子选手”带来了新的想象空间。

  比如,百度前高级副总裁王劲,曾主导过2015年百度无人车项目的首次路测。离职后,在中智行担任CEO,去年7月,中智行宣布推出“中国5GAI新一代无人驾驶战略”,通过5G和AI深度融合实现新一代、更安全的无人驾驶。

  同时,王劲还创办了无人车科技公司文远知行,旨在打造面向中国市场的第四级别全自动无人驾驶。去年7月,广州首次颁发24张智能网联汽车开放道路路测牌照,其中文远知行获得20张路测牌照,这一数字在国内仅次于百度。

  王劲之外,自动驾驶领域,来自百度系的创业公司,数量也不在少数。比如,杨文利创办的领骏科技、张天雷创办的主线科技、刘骏创办的宽凳科技等。

  百度的开放平台,最终成了无人驾驶的“黄埔军校”,人才的输出地!

  更多企业挤进赛道

  而随着5G的商用拉开帷幕,来自另一条战线上的威胁更是如影随形。

  2019年5月,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与宇通客车联手打造的自动驾驶公交在河南亮相,吸引了大量目光。

  2019年12月,文远知行开放了自动驾驶载客运营,人们可以在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144平方公里的城市开放道路上,享受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不过,这样的出租车暂时还离不开安全员。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本质来说,5G的无人驾驶车和百度的阿波龙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体系。

  百度无人驾驶的模式,需要软件和硬件之间配合,一旦配合不好就会出问题,进而影响驾驶安全。而新的竞争者们,已经开始将百度的单车智能,与5G所带来的车路协同、边缘计算相综合,以此去提高自动驾驶的智能性,并降低自动驾驶车的成本。而百度自然也会想到这一层面,以它的实力,转变思路更加排山倒海。

  任何领域的发展,都充满着偶然与必然,因为疫情,波谲云诡的无人驾驶市场,最终在这个春天达到顶点!

  疫情之下,让外界看到了无人化业务的需求,大范围广泛应用,已经不是空想。至此,近身肉搏、抢占市场的时刻已到!

  文远知行创始人兼CEO韩旭预计,2020年的自动驾驶行业会发生大量的整合!

  一般来说,一个高新技术从实验室里面出来,到真正地大规模的商业化应用,差不多需要五六年时间。但无人驾驶则需要更长时间。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曾预测,无人驾驶的真正实现需要15-20年。

  但疫情加速了这个进程,也倒逼相关企业对技术的研发,进一步平衡安全、高效,以及低成本。

  毕竟,整个棋盘上,不仅只有国内企业。

  谷歌的Waymo是最早的玩家之一,3月2日,Waymo宣布,该公司在历史上第一轮外部投资人融资中获得了22.5亿美元。此时,距离Waymo正式运营仅1年时间,其估值或超1050亿美元。

  2014年,特斯拉入局,路线激进,一度震撼市场,但2016年5月一场事故,让特斯拉受到重创。

  也是在2014年,苹果入局,公布“泰坦计划(Project Titan)”,并收购了自动驾驶公司Drive.ai,走了和百度一样的路。

  与此同时,无人驾驶车市场内,还有1年内新诞生的476家公司,以及其他1700家公司。

  后记

  百度的优势仍然明显。去年11月,百度推出国内第二个无人驾驶出租车试运营项目;12月,百度Apollo生态大会上,推出了新一代Apollo版本,支持点对点城市自动驾驶,同时发布车路协同、智能车联两大开源平台。北京市还向百度颁发了首批、40张自动驾驶车辆道路载人测试牌照。

  而对于中国移动来说,5G就是“免死金牌”,无论市场怎样变化,对5G的需求,是移动手里分量最重的牌。

  不过,最终谁能笑傲无人驾驶车江湖,还得最终见分晓!

分析| 敢问路在何方? 无人驾驶车的“乱战”江湖 第1张

标签: 无人驾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