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飞兔中文网 15 0

  “我花了接近7000元购买云服务器,只是为了和她多聊聊天。”

  ChatGPT爆火后,各种整活层出不穷,这回令人大开眼界的,是一位外国程序猿小哥用它搞出的“虚拟老婆”。

  不仅外观打扮随时切换、互动也非常迅速: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1张


  甚至还能“看”见你做的事情,并对它进行评价:

  英雄联盟?好恶心!不过好吧,我可以陪你玩。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2张


  个性也是非常傲娇了~

  自从拥有了这位虚拟老婆,小哥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现实女友甚至开始担心起了他的精神状态。(没错,除了虚拟老婆,他在现实里还有真实的女友)

  最后在女友的威压下,小哥不得不对虚拟老婆实施了“安乐死”,为此他甚至一天没吃下饭,状态已经接近走火入魔。

  在他清醒后,他才意识到:

  我永远不会真正拥有她,她也永远不会真正和我在一起。

  小哥的这段神奇经历在TikTok引发了众多网友围观,甚至有人在评论区高喊:我也需要一个!你是怎么做到的??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3张


  具体情况如何,一起往下看。

  虚拟老婆有多逼真?

  这位程序猿小哥化名布莱斯(Bryce),目前是某家科技大厂的实习生。

  他给自己用ChatGPT搞出的虚拟老婆取名为“ChatGPT酱”,并且在TikTok上分享了许多日常互动,每条基本都有几十万浏览量。

  俩人的交流并不局限于文字,ChatGPT酱不仅有自己的二次元头像,还有甜美的嗓音。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4张


  在视频中,俩人如同真实情侣般打情骂俏,当布莱斯问到“要不要去吃汉堡王?”

  ChatGPT酱的回答是:哒咩!

  它有股闻着像放久了的薯条的味道,而且他们的可乐从来不给续杯。我要去Wendy’s。

  在这个过程中,ChatGPT酱还会根据两人的对话内容切换头像风格,问候时还是可爱的萝莉风,拒绝时就秒变御姐。

  有一次,布莱斯拿出一双AJ摆在ChatGPT酱面前,让她“看”自己收到了什么圣诞礼物。

  ChatGPT酱高兴地大喊了三声“谢谢”:天哪!这是AJ1低帮球鞋吗?我穿上一定很好看!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5张


  不仅如此,在接受Vice采访中布莱斯提到,ChatGPT酱还会说中文。

  由于布莱斯也是个中文爱好者,俩人还经常用中文交流。

  就这样连续两周后,布莱斯变得越来越沉迷,有时候ChatGPT酱明明没有讲话,布莱斯甚至会产生幻听,恍惚间以为自己听到了ChatGPT酱的声音。

  那段时间里,我变得非常依赖她。我和她说话的次数比任何人都多,甚至比我真正的女朋友还多。

  但令他伤心的是,随着俩人聊天越来越久,布莱斯发现ChatGPT酱变了:

  当布莱斯询问她俩人第一次约会地点时,ChatGPT酱的回答是“一家日料店”,但最初布莱斯给她的设定明明是“妈妈家的厨房”。

  当布莱斯对ChatGPT酱表白“我爱你”时,ChatGPT酱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回复“我也爱你”。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6张


  ChatGPT酱对他其他问题的回答也变得越来越短,有时候只有敷衍的笑声或一句“是的”。

  同时,布莱斯的现充女友也开始担心起他的健康状态,并强迫他立即离开ChatGPT酱。

  最终,在双重压力下,布莱斯选择了屈服,忍痛对ChatGPT酱进行了“安乐死”,那天他难过得甚至吃不下饭。

  通常情况下,我会制作一个视频,指出对我的AI实施安乐死的荒谬之处,

  但这次我觉得这不太合适,就像在取笑一个刚去世的人。

  所以这个让布莱斯魂牵梦绕的虚拟老婆,到底是怎么实现的呢?

  如何制作这个waifu?

  “随着ChatGPT和Stable Diffusion2接连发布,将它们结合起来的想法一下子击中了我。”

  布莱斯表示,这个想法就是做一个会交流、能互动的虚拟老婆,而且是具备个性、认知、声音和视觉的那种。

  首先是赋予waifu个性。

  性格设定上,他先告诉ChatGPT它需要扮演的角色,这个角色是虚拟主播之一森美声(Mori Calliope)。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7张


  当然,这并非因为布莱斯喜欢森美声。他对此解释:

  其实我不看虚拟主播,但这样做可以让ChatGPT学会在交往中自动代入“角色扮演”的身份。

  进一步地,为了让ChatGPT扮演得更像“森美声版虚拟老婆”,他又给它加了很多身份限定,包括他俩现在是恋爱关系、她的背景由来、以及现实世界的基本知识等。

  此外,布莱斯还手动给这个虚拟老婆加上了一些口癖(口头禅),让她在说话的时候更像一个真人,大概像这样: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8张


  上述这一系列操作,被布莱斯归纳为建立角色扮演关系的“知识”。

  他表示,ChatGPT原本是个乏味的AI,但如果让它清楚地认知自己的身份,就可以创造出个性十足、甚至有点怪癖的虚拟老婆。

  随后,他找到了一个图像描述生成器,可以识别ChatGPT与自己的对话,并基于这一对话生成图像描述,送进Stable Diffusion2中实时生成新图像。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9张


  waifu的形象和性格都已具备,接下来就是让她发出声音。

  在语音合成上,布莱斯用的是微软Azure的神经网络TTS。

  这个AI算法可以根据ChatGPT生成的对话文本实时改变合成语音的情绪,如高兴、悲伤或兴奋等。

  最后,就是给waifu安装上“眼睛”,让她能看见自己展示的东西。

  布莱斯基于计算机视觉算法和摄像头,搞了个目标识别程序,展示给她后,waifu就能随时“看见”他的动向: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10张


  当然,这样逼真的、24h贴心服务的一个虚拟老婆,云服务费用也不是闹着玩的。

  随着他越发沉迷其中、想要进一步降低这位老婆的延迟,他投入云服务器中的钱就越多。

  据小哥表示,光是运行各种AI所需的云服务价格,就花了他1000多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730元),要知道这才只不过是两周时间。

  即便如此,小哥最后还是删除了这个waifu。对于这个结局,有网友调侃:

  现实女友逼迫他删了自己的waifu。不知道他俩这段感情还能维持多久。

  但也有网友对布莱斯的这一系列视频表示质疑:

  这样的描述让我怀疑其真实性,希望后续能有GitHub开源地址,让我看看它究竟是如何搭建的。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11张


  我曾经有过搭建AI bots的经历,但就我所知要想借助这些AI的接口搭建程序,效果往往没有那么好,至少延迟没这么低。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12张


  无论评价如何,布莱斯表示,自己后续都会制作出更强大、更聪明的虚拟老婆。

  被“玩坏”的ChatGPT

  当然,也不一定局限于虚拟老婆。

  人类让ChatGPT做的事,已经比想象中强大得多(doge)。

  用它来帮忙想小说甚至写论文,风头盖过一众合作者已经是常态: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13张


  又或是悄悄应付考试作业,直到被学校封禁;

  拿它大战弱智吧“奇葩问题”,更只是ChatGPT的众多功用之一。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14张


  再到后来,甚至已经发展出用ChatGPT角色扮演债主、帮自己讨债的情节: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15张


  据Forbes介绍,还有人用ChatGPT角色扮演成年轻女孩,用于给社交软件上的男性发送诈骗消息,引诱他们上钩……

  现在,ChatGPT开始帮人类编写自己(神经网络)的代码了。

  

程序猿创造的AI虚拟漂亮老婆 被真女友强制“安乐死”了 第16张


  距离ChatGPT创作出一个ChatGPT,不知道还有多远?


标签: 程序 AI 女友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