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亏惨的出海人 2023怎么活?

飞兔中文网 13 0

  猝不及防,是许多出海人对2022年的印象。

  今年35岁的王宏平已入行10年,5年前在深圳创办了自己的外贸公司。据其形容,2022年就像在坐过山车,他已经好几年不通宵熬夜工作了,但今年仿佛又成了常态。亚马逊封店、Paypal清零资金、海运成本大波动,许多黑天鹅事件他们都经历了一遭,每天都像在打仗。

  王宏平并不是孤例。在义乌开办外贸工厂十余年的林新在与虎嗅交流时,也苦笑道今年的白发长得尤其多。

  据林新描述,2022年的传统销售旺季冷淡许多,他的海外客户不敢囤货,不敢下大订单,为了保证厂子的运转和几十位员工的饭碗,他四处找资金和单子,往年不接的小单急单也成了香饽饽。

  在王宏平和林新等出海人的心中,2023年是否还会如此动荡,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

  据阿里国际站判断,海外经济恢复将经历一个U型过程,2023年的外贸也将呈现U型曲线:总体呈增长势头,但外贸出口下跌触底后不会立刻反弹,恢复增长需要一定时间。

  “高压之下,一些新业态会冒出来,比如Temu、SHEIN在欧美发展势头迅猛。转型之时,新的化学反应会产生,2023年会提供许多测试机会。”全球最大跨境支付公司之一的PingPong联合创始人卢帅告诉虎嗅。

  实际上,许多出海人早已在波折的2022年就开始求变:入局TikTok,寻求新增流量来源;品牌升级,告别简单粗暴的铺货时代;挖掘新市场,找寻未被开发的洼地。

  不少看似传统的市场,也给中国出海人带来新机会,比如一直以来都是电商强国的韩国。速卖通日韩国家总监、韩国站总经理张锐告诉虎嗅:韩国跨境电商领域在过去未被大量商家重视,但第一波入局的跨境商家已经吃到韩国市场的红利了。

  旧套路失灵

  “2021年对于我们来说本是十分漂亮的一年,当时做的新年规划非常乐观。”王宏平说,“许多入行时间短的年轻人甚至还未经历外贸行业的大波折。”

  但2022年后,一些旧模式都已然失灵了。

  比如流量红利的减弱。

  随着欧美国家、苹果公司等隐私政策的不断调整,传统的投放平台比如Facebook、Google越来越投不准。在与多位跨境电商从业者交流时,他们都会提到投放成本越来越高,但带来的精准客户却越来越少,很多时候,连简单的男女性别也无法区分,这也导致他们原有的投放策略失效。

  卢帅告诉虎嗅:过去十年,整个流量盘子的增长都是十分迅速的,分到每个商家手上的流量也未被稀释。但自2021年底开始,就已有趋势流量增长逐渐减弱,新进入者已经很难享受到流量红利,靠流量红利套利的商业模型也很难行得通。

  跨境大平台的规则也在发生急速变化。

  比如以信任和Review为核心逻辑的亚马逊,已对刷单刷评的行为愈发排斥和苛刻;又比如各平台对copy的打击越来越严厉,因为知识产权被告、被封的案例越来越多,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保护知识产权的手段也愈发精准,甚至在广告投放端、支付端都能对侵权者严格限制。

  旧思维越来越行不通。长期依据国内供应链找货抄货,卖大路货的模式开始被各种规则限制,盈利空间也越来越小。

  “大平台规则变化也并非刻意打压中国卖家,而是它们也面临流量增速的放缓,需要提高内部效率,提高平台参与者的质量,才能给消费者提供新价值。”卢帅对虎嗅说。

  整体环境的变化倒逼跨境大平台变革,又进一步倒逼出海商家变革。浸染在旧模式的出海人会面临残酷的淘汰。

  但相较于传统的外贸市场,数字化外贸仍是最确定的增量。

  据阿里国际站数据,横向来看,各国市场的数字化渗透率仍然较低,而且不均衡。世界主要市场里,只有中国的电商渗透率达到30%,英国、美国、加拿大都低于这个数字,其它国家和地区很多都仍然低于15%,甚至只有个位数水平。

  纵向来看,对比国内贸易,外贸的数字化水平仍有差距。

  可以预期数字化外贸的增量空间巨大,也是未来外贸最确定的增量。

  “许多模式非常传统的外贸公司今年也都触网了。疫情影响下,海外客户到访困难,电商平台甚至成了一些公司唯一的订单来源。”林新告诉虎嗅。

  去更广阔的土地找增量

  除了内部运营的革新,寻找增量的中国出海人,也开始踏入更多国家去掘金,往常不被重视的市场开始被耕耘。

  比如对于不少出海人而言反直觉的韩国跨境市场。作为全球第五大电商市场,韩国本土电商非常强劲,加之对本土品牌的保护,很多出海人并未主攻这个市场。但从实际情况来看,韩国电商市场反而是疫情期间仍保持15%以上增长的国家,韩国人对中国品牌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

  “第一批进入韩国市场的商家已经吃到红利了,这里目前还算一片洼地。”张锐告诉虎嗅。

  据公开数据,去年韩国海淘规模大概在41亿美元,其中最大市场是美国,主要购买保健品,但中国市场的占比在急速提升,去年占比已到26%,约为10亿美元。

  韩国市场的表现也出乎了一些跨境商家的预料。

  某健身品类跨境商家告诉虎嗅,此前他们一直主做欧美市场,但2022年在韩国市场小试牛刀后,意外发现业绩增长翻了三倍,而且韩国市场的转化率比欧美国家反而高不少。

  中国的高性价比产品击中了韩国消费者的心。不仅是客单价低的中小商品,大家居、大家电也是如此。

  据张锐告诉虎嗅,在韩国本地类似苏宁的平台,普通的三星或LG的冰箱,一台大概要1000-1200美元,但中国商家提供的一台质量上乘的冰箱,可能才要500美元。韩国消费者一直以来都有海淘家电的传统,这些品类在韩国是非常有潜力的。

  而且,相较于更遥远的拉美市场、中东市场,韩国市场与国内市场更为相近。

  产品方面,许多细节无需再修改:比如服装方面,韩国的服装风格与尺码与国内江浙沪相似,不用像经营欧美市场一样持不同的设计思路;又比如,在家纺领域,被子或床单若卖往欧美,往往需要另一套型号系统,但韩国与中国相似,也会使用1米8 x 2米之类的概念。

  而在物流环节,由于地理位置更近,物流成本和时间也更为节省。

  据张锐称,两公斤的产品若发往欧美,需要100元左右,但发至韩国只需20元。速卖通等跨境平台也加码了威海仓,从威海到韩国的物流时间甚至可缩短至3-5天。

  当然,进入新市场,必然要面临新的挑战。

  “比如韩国消费者非常注重产品的颜值,许多做传统外贸的公司往往只注重产品功能就可以了,但在韩国还远远不够。”张锐告诉虎嗅。

  除此之外,对于许多出海商家来说,资源重新配置,也是一个重大问题。新市场和旧市场投入如何平衡、是否倾斜资源搭建本地化团队,许多细节都要重新考量。

  2023年,浸染在旧套路和旧市场的出海人或许会面临更大的风浪,向更广阔的土地迈出脚步或许是必然选择。

  

2022亏惨的出海人 2023怎么活? 第1张


标签: 出海 电商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