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飞兔中文网 14 0

  不出意外的话,最近你大概率会被一款“ 禽类 ”的游戏刷屏。

  因为无论是 B 站、微博、朋友圈、贴吧,到处都有人嚷嚷着是兄弟就来“ 杀 ”一把。

  它登顶微博热搜;官方服务器被玩家塞爆,屡次宕机;表情包火速出圈;相关视频轻松破下百万播放。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张


  并且,它在 Steam 上的单日在线人数,最高已经达到了 56 万。比《 APEX 》、《 绝地求生 》这种热门游戏还高出一大截。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2张


  咱也不卖关子了,这款游戏,正是《 GOOSE GOOSE DUCK 》。

  中文互联网上,亲切地称之为《 鹅鸭杀 》。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3张


  乍一看,《 鹅鸭杀 》和太空杀《 Among Us 》没啥区别,同属于狼人杀这类身份游戏的分支。

  也就是,坏人通过偷偷杀掉好人获胜,而好人则通过各自发言判断谁是坏人,最后合力把坏人投票出去。

  但《 鹅鸭杀 》在太空杀的基础上,也做出了一定程度的改动和简化。

  比如这里的鸭子是坏人,鹅是好人,身份区分上很容易理解。游戏也在持续更新地图,确保游玩新鲜感。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4张


  并且,它加入了更多的好人、中立、反派职业。像是能够模仿别人的变形鸭、获胜手段是让别人都投票自己的呆呆鸟、被刀之后会立马报告杀手的加拿大鹅等等,眼花缭乱一大堆。

  这让对局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任务需要完成,身份的可疑性也更加扑朔迷离。尽管不少身份都来自《 Among Us 》的 MOD,但《 鹅鸭杀 》蠢萌的画风和低门槛,注定了这款游戏的节目效果和传播度会更好。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5张


  这游戏语音做得也还凑活 ▼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6张


  所以,现在是打炉石的主播在鹅鸭杀、打 LOL 的在鹅鸭杀、打 CS 的还在鹅鸭杀,就算不是游戏主播的,仍在鹅鸭杀。

  也不得不说,看着主播们的各种操作,满嘴骚话,确实挺下饭。这就使得,各大直播间热度常常飙到几十万,再加上中文化跟进和免费等原因,让《 鹅鸭杀 》彻底成为了大众爆款。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7张


  国内这边热火朝天,彼时,远在国外的《 鹅鸭杀 》开发团队开始受宠若惊。因此还特地官宣,为大司马等一众国内主播推出专属皮肤,以示感激之情。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8张


  表面上看,《 鹅鸭杀 》的走红全依靠各路主播的推波助澜。

  但其实仔细想想,这款游戏本身,好像天然就携带了爆火基因。

  比如画风清奇、简单易上手,以及一定的造梗出圈能力等。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它是一款有狼人杀血统的,强社交游戏( 划重点 )。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9张


  小发敢保证,那些看了《 鹅鸭杀 》直播后跃跃欲试的玩家,90% 都没想着在这款游戏里取得多高的成就,只是单纯地想拉上朋友们来一局,乐一乐。

  而这些“ 杀 ”类游戏,甭管狼人杀,还是剧本杀。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他们在核心机制上,始终在为“ 社交 ”服务。

  比如,他们有着隐瞒身份的机制,需要玩家互相猜忌,从而调动起大伙的积极性。

  再加上“ 杀 ”这个一听就让人肾上腺素飙升的词,证明这类游戏往往都很刺激,观感爽感兼具,能直接满足人们的社交欲望和需求。

  这俩条件缺一不可,不讲道理的说,有时候比精心设计的玩法更重要。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0张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狼人杀的变体游戏——《 一夜狼人 》。

  这款游戏,在桌游玩家圈里的评价不错,因为它取消了杀人机制,避免了玩家“ 刚上来就被刀,整局游戏只能旁观 ”的情况,让每个人都有游戏体验。

  规则设计上的改动,也能带来更完整的推理逻辑。

  所以,你说它好玩么?好玩,可以说绝对不比狼人杀差。

  但因为不能“ 杀人 ”,观感弱些,使得一夜狼人只能活跃在小圈子里,难以走出来。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 抵抗组织 》和《 阿瓦隆 》,这两个同样衍生于狼人杀的桌游身上。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1张


  所以,在小发看来——

  狼人杀类游戏之所以大众化、受欢迎,很大程度上,不是它有多强的逻辑闭环,恰恰是它精准踩在了人们的社交需求上。

  换句话说,假设这类游戏脱离了社交和群众,反而追求竞技性,会发生啥呢?

  答案很简单也很现实,那就是游戏环境变差,玩的人越来越少了。。。

  这些话放大多数竞技游戏里,好像都没啥问题 ▼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2张


  像现在,要是你不会点狼人杀术语,搞不明白金水、反水、悍跳、颜杀的意思,都不好意思坐下跟别人杀一局。

  即便只是旁观,也难免一脸懵逼。

  如果自己硬着头皮上,跟一群高玩开杀,那结果只能是你没法玩,高手也没法玩。

  说来尴尬,因为往往一款游戏最好玩的时候,都是大家还不会玩的时候,一旦走向竞技,总会劝退不少人。

  一小部分狼人杀术语 ▼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3张


  这也是为啥,线上狼人杀在沉寂之后,太空杀《 Among Us 》火了。

  因为太空杀推倒了阻碍大众玩家的“ 专业墙 ”,一切从简,只保留了核心机制:隐藏身份+杀人。

  并用可操作人物+地图设计+视野受限+任务系统等,将这个核心玩法包装起来。

  用玩家熟悉的方式,重新塑造船新版本的狼人杀。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4张


  自然而然,《 Among Us 》的模仿者开始涌现,《 鹅鸭杀 》便是其中一个。

  相比于其他只会嗯抄的竞品,《 鹅鸭杀 》的做法就聪明不少,虽然现在说这话有点马后炮,但它在 2021 年刚推出的时候没火,完全就是差一波宣传。

  因为鹅鸭杀不仅加重了“ 身份猜疑 ”这一点,推出了几十种身份,还让“ 杀 ”这个过程更加爽快,当你刀一只鹅时,甚至有种难以言喻的“ 打击感 ”。

  并且,相比于《 Among Us 》,《 鹅鸭杀 》还要更简单易上手,所以爆红并不让人意外。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5张


  对于喜欢这类游戏的玩家们来说,《 鹅鸭杀 》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如果只是因为看到大家都在玩,自己便想试试,那还是要做好被劝退的心理准备。

  小发这阵子,就一直是自己匹配路人局,感觉和主播们玩得完全是俩游戏。

  比如队友不认真玩、乱发言,或一旦违反房主立下的“ 村规 ”就被踢走,这些都算小事了。像语言骚扰、嘴臭辱骂,外挂等情况,我更是遇到过好几次。

  再加上游戏需要开麦交流,所以队伍里只要有一个妹子,那可能整局都会被人追着要微信。。。。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6张


  要说我这几天来唯一的乐子,就是遇到了一个叫“ 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的老哥。

  因为这老哥每次发言,都会放柯南破案时的 BGM,尽管听不懂他说的啥,但在整活面前,盘线索也已经不重要了。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7张


  总之,由于以上种种情况,想好好体验这款游戏的话,固定的车队或朋友就很关键。

  毕竟那些主播,大多也都有自己固定的水友们,这样才有节目效果。

  只不过转念一想,要是我都有“ 一群朋友 ”这种顶级配置了,那玩啥它不好玩?

  

红到冒泡的《鹅鸭杀》 我玩起来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第18张


  最后,小发想说的是,随着社交需求的螺旋上升,“ 杀 ”类游戏,永远会有庞大的受众群体。

  但怎么做到适合大众,又不可替代,对这类游戏来说还挺难的。不知道再过段时间,会不会出现下一款杀类游戏,带着更好的玩法、更契合社交属性的改动出现,成为《 鹅鸭杀 》的继任者。那时候,即便从没接触过,你又愿意试试吗?


标签: 鹅鸭杀 游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